一江轻雾

余震是痛苦过后 一丝兴奋

如何挽留花绽后落瓣残瘦
如何救自尊埋没天真微垢
当你茶饭不思如鲠在喉
在我对镜时亦嫌憔悴衣带宽陋

——《寸缕》河图

对你所生窥神之心,便使一生轻许,三魂七魄 ,都因你极尽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窥神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