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笙

余震是痛苦过后 一丝兴奋

繁梧:

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


但是总有一个人,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,然后走过来,陪我一起。


我在人群中,看到了他的火,然后快步走去,


生怕慢一点他就会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。


我带着我的热情,我的冷漠,我的狂暴,我的温和,


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,走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
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:你叫什么名字。


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,后来,有了一切。




——梵高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南笙繁梧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糯米尼繁梧 转载了此文字